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灵异手记 > 幽灵旗小说 > Chapter 07 死亡诅咒

Chapter 07 死亡诅咒

我并没有告诉钟书同卫先的离奇死亡,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正面的意义,我说的故事已经够令他震撼的了。

“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这样的话,钟书同在听我述说的时候,已经重复过许多遍了。

听到当年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参加了这样一个庞大的计划,即便是这样一位高龄老者,也对孙氏兄弟到底想要做什么充满了好奇。所以还没等我提出来,钟书同已经急着要看我拍下来的照片还有那半幅幽灵旗。

“咦?”

当我把半幅旗子展开,钟书同却面露惊讶。

“就是这幅?”他转头问我。

我点头表示肯定。

“和您当初画给我的那幅,图案上不太一样,但我想不太可能孙辉祖临死抓着的是另一面旗吧。”

“可是图案和我记忆中完全不同啊,颜色倒是差不多,难道人老了记性不行了?”

“那也不一定,杨老和傅老画出来的旗,和您画的图案也各不相同,而他们两位也说自己的记忆没有问题,或许这旗子在每个人的眼里看出来图案都不一样,这旗子本来就很神了,再神一点,也不是没可能的吧。”

“那你现在看这旗子上的图案是什么,是不是螭龙?”钟书同问。

“是的,应该和您看到的一样,或许,或许这旗子破了之后,原本的作用就都消失了。”我说话的声音轻了下来,在这么一位大学者跟前,说这些神神怪怪连自己都没把握的事情,真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没想到钟书同竟点了点头,又把目光转投到旗上去了。

我本来要接着把打印的相片拿出来,见钟书同若有所得的神色,便停了下来。

钟书同看了一会儿,又取出高倍放大镜细细察看,戴着老花眼镜的脸和旗子越凑越近。

“这旗子的质地,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非丝非棉,建议你送去检验一下成分。这么多年,人都成了黄土,但时间似乎对这旗没起多少作用啊。”钟书同重新开口的第一句话,却让我有些失望。

“不过从图案来看,这应该是一面军旗。”

“军旗?”

“是的,汉、三国、晋都有可能,三国时期的可能性最大,这面军旗所代表的人,应该有相当高的地位。”钟书同补充道。

“对了,军旗,如果是军旗的话,就能说通了。”想通了一个关节,我显得十分兴奋。

“什么能说通了?”

“是这面旗的作用,对于看到这面旗的人,可以产生明显的威吓作用,自己的军队如果长时间看的话,习惯后应该可以克服,而对于旗下一定范围内的人,也就是主帅的亲卫队之类的部队,有提升士气的效果,而对初次见到的敌军,打击却是致命的。这面旗简直是为冷兵器时代的战场度身订制的啊。”

说到这里,却想到了“三层楼”被保存下来的原因,立刻补充道:“就是在现代战争里,也能发挥巨大的作用呢。”

钟书同呆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可惜破了,希望能找到另外一半,研究出它的原理是什么。对了,你拍的照片呢?”

我忙从包里取出打印在专业照相纸上的图片,递给钟书同。

钟书同一张接着一张地看,眉毛却越皱越紧。

他看得很慢,十几张纸,翻来覆去看了二十多分钟,尤其是那张诡异骷髅头的特写。

刚开始看的时候,他微微摇着头,看到后来,摇头的幅度却越来越大。

最后他抬头苦笑说:“真是惭愧极了,那些刻在墓壁上的符号,以及拱门上刻的符号,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听到钟书同这么说,我真是吃了一惊。钟书同在历史学界的地位非同小可,素以学识渊博、杂通百家著称,虽然专研三国历史,但这样的大师,对中国其他时期历史的研究也绝对是专家级的,照理说就算没专门研究过那种符号,也总该说得出个出处,有些线索才对啊。

“从门的形态来看,应该是三国时期的,但这些符号我却从未见过,不仅三国时期,其他时期也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墓室符号。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无意义的装饰图案,其中必有重要含义。”

钟书同说着从里面抽了五张出来说:“这几张留在我这里,我慢慢研究一下。”

我当然说好。

钟书同又抽出一张放在我的面前说:“关于这张,我有些自己的猜想,作不得准,只算是一种参考。”

这正是那张头骨的特写。

钟书同用手点着照片上头骨上额的大洞,道:“虽然不可思议,但从照片上看,这个洞像是天生的,这种规模的墓,不可能有人在墓主人死后进去在他头上挖这么个洞出来,而这个洞看上去如此光滑,也不可能是生前被武器所伤的。”

“那您的意思是……”

“第三只眼。”钟书同说了个让我目瞪口呆的名词。

或许我也曾联想过,这么个大洞,还真像是开了第三只眼睛,但那只是随意的联想,我还从没听说过有谁有第三只眼睛的。而这位历史大家这样说,却分明是郑重其事的态度。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基因突变,但在中国的历史中,确实有一些关于人的第三只眼的记载。我研究史籍至今,各种资料相互对照,再辅以野史笔记,有时会发现一些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东西。虽然也有三人成虎的可能性存在,但许多时候,各个方面的资料都指向一个我无法接受的结果,不过通常,我都会把这些疑惑压在心底里,毕竟这些东西本来已经湮灭在历史中了,我没有必要把它们再拾出来,不过现在,我想告诉你,很可能真的有拥有第三只眼的人存在,这样的人往往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特异能力。”

“据您所知,曾有谁生着第三只眼,三国时有这样的人吗?”

“民间传说里的二郎神杨戬很可能真有其人,而清朝的开朝皇帝皇太极,传说也是有天眼的。但三国时期我却从来未曾听说。”

三国时没有?可这墓主人分明是三国时的人啊。

“可是三国时期,记载中拥有奇异能力的人,却有几个呢。”钟书同缓缓说道。

出了钟家大门,我一直在想三国时期符合条件的有哪些人,谁可能有第三只眼,谁可能是墓主人,加上昨晚睡眠质量又差,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恍然不觉自己已经走到了路口,被一辆驰过的自行车带了个趔趄,自然少不得被咒骂几声。不过我却很是庆幸,要不是被那个中年妇女擦了一下,我再往前走到了马路中间,那可大大糟糕了。

到了报社,打开邮箱发现有几篇通讯员传过来的稿子,选了两篇还可以的改了一下,起个好标题,然后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上自己的,就发到当天的稿库里去了。这几天我一点自己采访写稿的心情都没有,能有现成的稿子最好。

在报社待了不到三小时,我就离开回家,至于那两篇稿子能不能上明天的报纸,也没空关心。

顺路买了盒打算当晚饭的方便面,管饱就行。我开始从网上查找关于“第三只眼”的讯息。

可惜网上有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出奇的少,我只看到几篇提到人类第三只眼睛的文章,不过这足以让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那么一些人在研究着人的第三只眼睛,并且从科学上进行推测和建构假说。

关于第三只眼的说法由来已久,在东方的许多宗教仪式上,人们习惯在双眉之间画上第三只眼,认为这样便可获得与宇宙进行直接交流的通道。古希腊哲学家认为,第三只眼位于大脑中心部位,将其比喻为宇宙能量进入人体的闸门。直至今日,现代医学对第三只眼的研究也从未停止过。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第三只眼居然人人都有,只不过它只出现在人类胚胎发育两个月时,即晶体、感光器和间脑区域的神经细胞形成阶段。奇怪的是,它刚一出现,马上就开始退化。著名的海克尔生物基因定律为此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据。根据这一定律,胚胎在很短的时期内会经历其所属物种的整个进化史。即人类在胚胎时期能够出现我们的先祖所具备的某些形态特征。人类学家认为,人体的某个器官会发生退化,然后便不复存在。从古代两栖动物的进化中可以发现它们同样伴有退化。新西兰的斑点楔齿蜥已经存在了2亿年,它的颅骨上有很小的眼眶,在一层透明的膜下隐藏着一只真正的眼睛。古生物学家发现,许多灭绝的爬行动物头顶都有眼睛,它是这些动物视觉器官的重要补充。正是因为具有这一独特的器官,爬行动物才对地震、磁暴和火山爆发等自然灾害非常敏感。

一些研究者猜测,许多先知之所以能够看到未来,就是保留了对一般人来说在出生前就退化了的第三只眼的作用。

浏览了一番关于第三只眼的理论推测后,我发现这些文章在谈到第三只眼的作用时,多提到“预知”,而未提及其他的作用,可是我听钟书同的口气,似乎应该还有其他的作用才对。

那些空对空的理论完全没有提到对某个个体的分析,看来对于这些研究者来说,生有第三只眼的人类也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没有切实可靠的记载,没办法,我只好从书橱里翻出《三国志》和《三国演义》开始看,当然网上也有电子版,但总还是看实体书习惯。

我拿了张白纸放在一边,准备把觉得有可能的人名列在上面,再慢慢分析筛选。

我本已作好长期抗战的准备,却不料才刚看了十几分钟,当我看到一个人的名字时,就惊讶地叫出声来。

张角!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天公将军张角!

这位黄巾军的首领将战火烧遍中原,一手断送了汉朝的河山,而传说中他具有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本领,这本领就是得自于一本名为《太平清领书》的仙书。

不说张角自己的种种神异传说,就这让他发家的《太平清领书》,和孙耀祖在笔记上所记的“那本书”难道不是暗中相合吗?

纵观三国野史,有奇书的不是张角一人,比如说左慈有《遁甲天书》,可是能在战场上呼风唤雨,造出种种奇迹,使人持之逐鹿天下的,就只有张角的《太平清领书》,而孙耀祖不是说,得了那本书,就等于得天下吗?

如果真有这样的书,或许真能满足孙氏兄弟将孙氏一脉重新发扬光大,甚至在当年的兵荒马乱中异军突起称雄一方的愿望。

那墓室规模颇大,如果不是张角这等极有势力之人,是没办法建起来的。就算左慈、于吉这种在野史中被吹得神乎其神的半仙,也没这样的能耐。

这么一想,似乎张角是最接近的答案,生有第三只眼的神人,想要建立太平道成为人人敬仰的天师,自然比一般人要容易得多,可是如果他真有这般神异,那本《太平清领书》也真能创造呼风唤雨的奇迹,最后又怎么会落败身亡呢?

而且既然兵败身死,张角又怎么可能造出这样一个墓室?这样的规模可不是短时间能建成的啊。

不过换一个角度来看,如果说第三只眼具有预知的能力,张角能够预知到自己的结局,或许在此之前就可以先建好墓室了吧。

那么这面黄色的旗,当年就是黄巾军的战旗了?

在中国的历史中,能够呼风唤雨的人有很多,可是学界一向的观点,都认为这只不过是有丰富想象力的后人的异化,或者是未开化的愚昧使人对一些现象产生误解,我原本也是这样认为,可现在看来,却没有这样简单。

至少如今放在桌上的这半幅旗如果完好,其展现出来的情状,就足以在科学界掀起轩然大波。

不过转念一想又未必如此,此前我曾有过多少特异经历,和中国的X机构打过多次交道,在科学界,恐怕已经有许多人致力于所谓“怪力乱神”的研究,只不过还远没有到公之于众的时候罢了。

如果那个墓里真的藏着《太平清领书》的话……我不由得开始想象这本书里所记载的东西,那是无法克制的好奇,还掺杂着一些其他的情绪。

随后我就想到了从我眼前跳下去的卫先和他那惨不忍睹的尸体。

如果是《太平清领书》的话,那可是一点都不太平啊。

我早早地睡了,但这一夜,我仍没能睡个好觉,我处于极浅的睡眠中,如果有人在床边看着我的话,应该可以发现我眼皮下的眼珠,快速地转动着。

第二天醒来,我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色比昨天还要糟糕。

从前一觉睡到中午,可现在却一点睡觉的感觉都找不到了。我自己都不由得惊讶,这件事怎么会给我这么大的压力?我可不是没见过死人、没经历过险境的人啊。

而且我对事情的把握和决断力也明显地下降了,我才发现,昨天一整天,自己忙着查三眼人想张角,却完全忽略了自己在整个事件中的位置。

换而言之,接下来我打算干什么。

卫先已死,没人再和我一同探墓,就算我对墓主人的身份有了一些猜测,我还怎么继续下去?孤身前往,那不是找死吗?

现在的情况是,要么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此结束这个事件,可这样的半途而废我可从来都没试过;要么就再找一个强援,比如——X机构。

以X机构的强大力量,要胜过卫先多多了。

可是通过梁应物和X机构打了几次交道,我也知道,一旦X机构正式介入,这整件事就上升为国家机密,或许通过梁应物事后还能知道些情况,但要直接参与,却是想都不用想。

而且说实话,我不喜欢和这样的秘密机构打交道,就算是梁应物,只要以X机构研究员的身份出现时,都会变得讨厌起来。

有了昨天的经验,我今天过马路时格外小心,可是脑袋里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念头冒出来,精神也实在不济,中午从报社出去吃饭的时候,竟然把行人红灯看成绿灯,抬脚就迈了出去,被交警一把拉住。

下午四点的时候轮到我去开今天的选题会,我把自己部门的几个重要的选题记在纸上带着,我这种状态,还真怕报的时候忘了哪个。

要是今晚再睡不好,可真是要命了,我总算能够体会到失眠者的痛苦。

报完了自己部门的选题还不能走,得所有部门都报完,等蓝头问过一圈都没有想法了,这形式才算过完场。

手机的提示声响起,旁边社会部今天来开会的黄军低头看了一眼,等到文艺部的选题报完,黄军插话说:“我们部门还有个选题,医院条线的记者刚发了个消息,著名历史学家钟书同今天上午跳楼自杀,已经证实死亡,她正在采访。”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眼前一片昏暗。

钟书同也死了!

又是自杀!

我已经记不得选题会是怎么结束的,自己又是怎么从会议室里走出来的,我站在窗边,看着下面的车流。

卫先死了,钟书同也死了,不如我……

“砰”,我的头重重地撞在玻璃上,疼痛让我清醒了过来。

我这是怎么了,要不是面前是全封闭的钢化玻璃……刚才我到底在干什么?

我竟然想从这里跳下去?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不对,刚才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可是手脚却有些不听使唤。

向往我这边看过来的几个同事勉强挤出笑容,我脚步虚浮地快步走到厕所里,打开龙头,水柱猛烈地冲出来,我用手掬着水,泼在自己脸上。

那不是我做的,一定不是我!

无论如何,正常的我都不会有轻生的念头,就算在人洞里和白骨夜夜相伴时,我心底都不曾放弃过求生的希望。刚才是怎么回事?

一瞬间我明白了卫先最后时刻的表情,那并不是看到了我,或者看到了什么才让他露出恐惧的面容,而是他忽然清醒了,就像我刚才那样。如果不是钢化玻璃挡着的话,我也会在急速下落的时候才恢复神志。我终于知道,卫先那一刻是多么的绝望。

我按着大理石台面的手无法控制地颤抖着,镜子里的脸是那么苍白,我甚至没办法让自己的牙齿停止打颤,我并不是第一次这么接近死亡,但我从没像刚才那样,连自己的行为都无法控制。

或许是恐惧让我格外敏感,我立刻回想起从墓室出来后自己的不正常,两次在过马路的时候险些出事,还以为是自己没睡好而导致精神不济,不,连自己的睡眠突然不好也与这有关!

可是为什么钟书同也会死?他并没有进墓室去啊。

照片,是照片!我在心里狂呼着!

是我害死了钟书同!

他虽然没有进去过,但我给他看了照片。特别是他最后还留下了五张作研究。

我终于知道了那些符号的含义,那就是死亡。

既然那面战旗可以起到让人恐惧的作用,那么整个墓道中那么多的符号所起的作用,就是让人死亡,自己去死!

我那不祥的直觉恐怕就是来源于此,回想起来,越靠近拱门两面墓壁上的符号就越密,而拱门四周更是极显眼地刻满了那种符号。卫不回当年没我走得这么近,钱六也没有,他们一个失去了继续盗墓的勇气,一个半疯。卫先一直走到了墓门口,所以当天就自杀了。那是什么样的符号,为什么会有这种力量?

我走到无人的楼道里,摸出手机,现在只有一个人能救我。

我本该回到自己家再打这个电话,可现在我生怕一走出大楼就自己冲到汽车前被撞死。我在走下楼梯的时候,都全神贯注。

我所认识的,对人类精神方面有高深造诣的人,只有一个:中国一项古老职业的继承者路云。

“你好啊,那多。”路云魅惑的嗓音从手机里传来,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会被引得心神动荡,可现在……

“我很糟糕。”我的嗓音干涩。

我用最简单的语言把自己的情况快速说了一遍,虽然现在人人都乘电梯,很少有人会到楼道里来,但毕竟不太保险,被听见就麻烦了。不过我却没刻意隐瞒什么,毕竟和我对话的这位年轻女性并不是什么普通角色。

“有些麻烦。”路云说。

我心里一沉,她如果这样说,那就真的是很麻烦了。

“你的情况,有点像被重度催眠,或许并不是那么难解决,但问题是,我现在不在国内,而且一时回不来。”

“你在哪里?”话问出口我就后悔了,我有些心慌意乱,否则不该这么问的。

不过路云似乎并不介意,立刻就回答了:“我在尼泊尔,开一个会。”

开什么会?我心里疑惑着,当然这次没有问出来。

“这样,我给你一个人的电话,在催眠师里算顶尖的了,你就说是我介绍的。万一他不行,你再打我电话。”

记下路云给我的人名和电话,我的心稍稍安定下来。把潮热的手在裤子上擦了擦,开始拨打那个名叫欧明德的催眠师的电话。

“喂。”

“欧先生吗,您好,我一位朋友介绍我来找您,我身上发生了些问题……”

“哦,可是我这段时间都排满了,要约的话大概得等三四个星期后……”欧明德的语气忽然迟疑起来,“等等,能告诉我是谁介绍您来的吗?”

我打的是他的手机,或许他刚想起来,普通的客户不会知道他的手机号吧。

“是路云。”

“啊,”欧明德有些吃惊,“可是,路云的话,如果她没办法,恐怕我也很难帮到你。”

“不是,路云现在不在国内,她向我推荐您。”

“好的,没问题,您打算什么时候来?”欧明德的语气已经和一开始完全不同了。

“我的问题有点严重,如果可能的话,希望越快越好。”

“那就今晚吧,我把原来的预约取消。”

“太谢谢了。”

我记下了他诊所的地址,和他约在晚上七点。

欧明德的心理诊所在靠近延安中路的一条老式石库门弄堂里,门口挂着一块牌子,写着“就诊者请上二楼”。

尽管我是从报社直接打车过来,但站在外滩大道上叫车时,看着眼前穿梭的车辆却出现了短暂的恍惚状态,好在我一直非常小心,立刻回过神来。

欧明德是个脑门微秃的中年人,看上去精力旺盛。诊室里有一圈坐起来相当舒服的皮沙发,还有几盏灯散发着黄色的暖光。

略致以谢意,我就开始说明自己的情况。

当然我作了相当程度的保留,关于钟书同和卫先的死没有提,也略过了墓道,只说自己偶然看了几幅神秘符号的照片,就产生了难以自控的自杀倾向。

“能把那些照片给我看看吗?”欧明德说。

“没带在身边,要不明天我给您送来。”最清楚的几张照片给了钟书同,剩下的一些也全放在家里。

“好的,我对那些符号很感兴趣,相信就是那些符号给了你暗示。”

“暗示?”

“是的,在心理学上暗示的作用远比一般人想象中大得多,美国曾经有一部电影,在正常播放中加入了不断重复的爆米花镜头,但每次出现都一闪而过,所有的观众都没有看到这个镜头,但影片放完后,大厅里爆米花的生意比平时好了数倍。所有人都觉得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其实他们已经受到了暗示,做了原本并不会去做的事。这种最低劣的实物闪回手段都可以起到显著的效果,而你所看到的那些符号,应该是专门针对人潜意识层面的抽象暗示。那原本只是理论上可能存在的东西,没想到真有人把它们创造出来了,天哪。”

欧明德似乎觉得自己有些过于兴奋了,歉意地笑了笑:“对不起,我有些反应过度了,但那些符号如果真是如我想的那样,那就真是太惊人了。”

我耸了耸肩,表示理解:“我知道,能够把这些符号创造出来就已经是不得了的事,而且这样的符号还可以违反生物的生存本能,产生死亡暗示,这和诱导人们吃爆米花,难度上是完全不能比较的,那已经是一种控制了。不过据我所知,那些符号并不是现代的谁发明的,它们存在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

欧明德张大了嘴:“竟然是这样……那么久以前人类对这方面的研究就已经……”他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下去,我想他和我一样都想到了路云。看他对路云尊敬和忌惮并存的样子,应该多少也知道一些事吧。路云这一脉的传承,也不知有多少年了,远古时代的人类究竟是怎么获得这些知识和能力的,这个谜大概在人类造出时光机之前都没办法揭开。

“你愿意接受催眠吗?要解除暗示大概只有通过这个办法了。”欧明德说。

“好的。”

我本身是个相当不容易被催眠的人,特别在心理上会有抗拒,因为我不喜欢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一般的催眠师,碰到心理上有抗拒的被催眠者,几乎是百分百没有成功的可能。不过能够让路云看上眼的催眠师当然不会是普通之辈,我知道学催眠也绝对是要看天赋的。

这次我诚心来解除自己身上的死亡诅咒,对于催眠当然是尽量放开身心,照着欧明德的话去做,饶是如此,也反复试了好几次,才逐渐完全放松下来。

我曾采访过一些接受过催眠治疗的人,无一例外在从被催眠中苏醒过来时,精神状态会非常好,可是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却完全和“好”扯不上关系。

糟糕极了。

我不是正常苏醒的,而是仿佛被人狠狠地推了一记,惶然惊醒。好像有巨大的声音在我脑中轰然响着,把我的大脑搅得天翻地覆。一阵阵的头痛让我的太阳穴不断地抽紧,胸口也郁闷无比。而且,这时我发现自己是睁着眼睛的。

我疑惑地看着本该站在我对面的欧明德,他瘫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脸色发青,像见鬼一样,胸口不停地起伏着,正在大口喘着气。

“怎么了,成功了吗?”我忍着头痛问道。不过只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我会听到个坏消息。

“能……能帮我拿些纸巾吗?”欧明德抬手指着办公桌上的面巾纸盒,他的手抬得很勉强。

我把纸盒放到他旁边,欧明德抽了十几张出来,大把地擦着脸上和脖子上的汗。

“对不起,你也看到了,我帮不了你。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你所中的暗示竟然可以影响到我,也就是我,换了个稍微差点的,就和你一样了。太危险了。”我觉得欧明德此时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瘟神,稍稍一触就移开了。

“我可以影响你?”

“就在我想和你进行深层交流,让你回忆最初情况的时候,你的眼睛忽然睁开了,我能感觉到那种暗示通过你的眼睛正向我传过来。太可怕了。”

我默然。

“你还是去找路云吧,只有她可能有办法,而且要快。我没法帮你减轻症状,你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这样每过一天你的精神就会差一点,对自己的控制力也会越来越弱。你必须在自己失控前找到路云。”

“对了,那些照片,不用拿给我看了,那不是我能看的东西。”我走出诊所的时候,欧明德在背后对我说。

打车回到家,我再次打电话给路云。她还是无法立刻回来,但让我马上去尼泊尔。

“你去买一些佛经的磁带听着,那东西多少有一些宁心静意的作用,可以让你多支撑些时间。还有,今晚要睡觉的时候,你打给我,我能帮你入睡。不过大概只能帮到一次。”

听到她有帮我睡着的本事,我心里宽慰许多:“为什么只能一次?”

“因为我的手机快没电了,我在的地方电压不稳,没法充电。如果你为了能睡着两次而肯冒来尼泊尔却打不通我电话的风险,那也随便你。”

我哑然,没想到是这样的理由。

吃完方便面,我给明慧打了个电话,请他给我一盒诵经带,他问我派什么用场,我说最近心情烦躁,睡不着觉,想听听佛经调节一下情绪。

通过旅行社去尼泊尔时间上有问题,我必须尽快拿到签证,想来想去,只有梁应物能帮到我。

“我需要去尼泊尔的旅行签证,一两天之内就要,行不行?”我在电话里直截了当地问梁应物。他在X机构中虽然还没掌一方实权,但搞一张签证的能力还是有的。

“怎么了?”

“回来再和你说。”要是现在就告诉他,保不准X机构就会立刻介入,否则,如果路云可以破解我中的暗示,她可能就有能力进入墓室而不受那些符号的影响。好在梁应物不是追根究底的人,我既然不愿说,他也不会多问。

“好的,我尽力。有什么别的需要帮助的吗?”

我犹豫了一下,用X机构的力量或许也能找到解除暗示的人,但我还是决心去找路云。

八点多的时候,我躺到床上,拨通了路云的电话。

她低低地吟唱起奇异的旋律,我听不懂那是什么语言,或者只是一些有特殊意义的音节,我的眼皮沉重起来,然后睡去。

依然有梦,但比起前两晚已经好了很多,早晨我被快递的敲门声吵醒,是明慧送来的诵经带。

尽管精神恢复了一些,我还是向报社请了假,然后把家里每一扇窗都关好,并且把窗把手用绳子打了死结。这样可以确保我不会无意识地开窗并且跳下去。

我从柜子里翻出已经尘封两年的随身听,把明慧送来的磁带放进去。看包装这是一盒普通的磁带,不是龙华寺放在外面供香客请回去的那种。一放,果然是明慧自己念的《金刚经》,估计是昨天晚上在自己禅房里录的,伴着木鱼声,明慧的诵经声溪水般流过,平和淡然。

X机构的效率果然极高,下午的时候,梁应物就帮我办好了签证,我立刻买了次日傍晚飞加德满都的机票。路云告诉我,在机场会有人接。

整整一天我都没有出门,饭是叫的外卖,我甚至避免自己走到窗边,虽然已经做好了安全防范措施。而耳朵里更随时听着《金刚经》。再加上前一晚的睡眠不错,居然没有意外情况发生,几次轻微的恍惚,都在将来未来的那一刻被我发觉,狠狠地拧一把大腿,也就回复正常。

至于报社方面的请假,我则扯谎说远在芜湖的姨妈去世,要去奔丧,拿我的年假作抵。这时就体现出我机动记者的优势,一般有条线的记者是没法请长假的,空下来的位子没人顶替,往往只好把年假折成现金。

前一天请病假,后一天又请丧假,有点脑子的人都会觉得里面有问题,好在部主任张隽不是较真的主,我又拿年假冲,也就没和我较劲。

这一夜没了路云的催眠曲,情况甚至比前两天更严重,我整夜只迷糊过两次,没真睡着过,上午在床上磨到十一点才爬起来收拾行李,昏昏沉沉的,洗脸的时候从镜子里看见自己毫无神采的眼睛吓了一跳。

我把半幅旗子收进了行李,让我受到暗示的符号和这旗上的符号应该同出一源,带去给路云看看,可以增加她的把握。

电话预约了出租车,直接停到了楼下,这样我至少能把因为乱穿马路而发生车祸的几率降到最低。

和昨天一样,我提着行李坐上出租的时候,耳朵里依然插着耳机,不过音量比昨天稍稍调大了些。

是浦东国际机场的飞机,我从来没有直接打车过去,因为太远了,这次为了保命只好撒点小钱。车子在通往机场的高速上飞驰,我渐渐觉得耳中的念经声离我越来越远……

“喂,喂!”司机的大喊让我回过神来。

原本密封的车子里居然风声大作,我猛然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把车门打开了。

“砰!”我立刻把车门重新关紧。

“对不起,刚才那门好像没关好。”我一身冷汗,讷讷地向司机解释,同时悄悄按键把门锁住。

那司机从后视镜里盯了我一眼,嘴里低声咕哝了几声,没有再说什么。

到了机场要下车的时候,我拉了几下都没把门开开,这才想起刚才已经锁上了,搞得颇为狼狈。

在通关前,我特意到厕所里洗了把脸,对着镜子把仪容整理到最好,我可不想被海关当成吸毒者拦下全面检查,那半面旗上的血污很难解释的。

通关的时候还是被多看了几眼,如果刚才没做那些小动作的话,怕真要被拦下来了。

飞机离开地面的那一刻,我的心却反而放了下来。

在线 阅读网:http://www.czhydz.cn/
高手论坛王中王52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