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灵异手记 > 神的密码小说 > Chapter 05 那多的邀请

Chapter 05 那多的邀请

4月17日,晚上七点三十分。上海北外滩的一处石库门里弄里,居住在这儿的人们刚刚吃完晚饭,空气中还残留着饭菜的香味。老上海人的生活气息,只有在这种已经为数不多的狭窄空间里,还能嗅到。

一位身披黄色僧衣的和尚转进了弄堂,他看上去年纪并不是很大,眉宇间却有高僧大德的庄严平静。

弄堂里聊着天的街坊好奇地注视这个陌生的僧人,他们小声猜测着他究竟要去哪家,或者只是穿行而过。

僧人缓步走到一个门洞前,扣响门环。

街坊们很惊讶,在他们的印象中,这幢二层楼房子里的住客,已经搬出去很久了。他们正在犹豫要不要好心提醒这位僧人,那扇满是枣红色斑驳油漆碎片的木门“吱呀”着打开了,僧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门又关上了。

不,门只是虚掩着,莫非这家还有别的访客?

街坊们的议论声大了些,他们猜测着这位僧人是上海哪座寺庙的,是龙华,是静安,还是玉佛?而后,话题又开始转到,在哪座庙里拜菩萨比较准。他们中不乏去过这些庙进香的,可都没有见到这位僧人。这并不令人奇怪,真正在庙里清修的僧人,并不会被寻常香客所熟悉。

一位脸上爬满辛劳皱纹的婆婆,很热心地对她的邻居介绍着,玉佛寺才是最灵验的,她这个月头为当出租司机的儿子请了块平安佩,是由主持明慧大师亲自加持的,极为难得。儿子的生意,近两个星期都顺利许多。

在她的心目中,明慧大师必然是比她还要苍老的慈悲长者。她怎都不会想到,刚刚从眼前走过的这名僧人,就是明慧。

弄堂里的议论声忽然消失了。

这个时候,夕照的阳光已经不见,但天还没有完全暗去。里弄里并不亮堂的光线,好像完全集中到那个身影上。她就像一个连光都能吸引的黑洞,而所有人的视线当然更不例外。

就连那位谈论着儿子的婆婆,也一下子为之屏息。

这个吸引一切目光的身姿,在众人的聚焦里,在这条突然安静下来的弄堂里行过。几十秒钟里,最热爱八卦的街坊大婶,都忘了在心里暗暗猜测,直到这名女子没入一个门洞里。

大家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根本就记不清楚,她是一副怎样的容颜。直入心底的感觉持久存在着,但在脑海里绘出她的五官,却难以做到。

她和刚才那名和尚,进的是同一扇门。

而那扇门,依旧虚掩着。

还会有人来吗,下一个会是谁呢?

陌生人在弄堂里陆续出现着。

一对璧人。男的瘦高个,斯文书生的模样,白皙的皮肤透出红润的光泽。挽着手的女子长发飘逸,靓丽非常。只是经过刚才的震撼,让这对放到繁华大街上也足够引人注目的俊男美女,在最能流传八卦琐事的小弄堂里反没掀起多少波澜。

然后是一个衬衫笔挺的年轻男子,一看就很精英的那种。如果弄堂里哪家的儿郎也有这副派头,足以成为这家人最引为自豪的谈资。

又是一个美人,明亮的眼眸,挺直的鼻梁,性感的丰唇。这样的美丽带着野性,就连走路的步幅也是跳跃的。

还有一个险些被错过的年轻人。如果不是街坊们睁大了眼睛,看着弄堂的入口转角,期待新的陌生人出现,这个年轻人就会被大家忽略过去。仔细地看,他长得也算俊朗,穿的衣服虽然颜色暗些,质地是绝对一流的。可他整个人都是静悄悄的,像原本就住在弄堂里,因为天天见面而容易被忽略的邻居,他完全融入这老上海残余的风韵中。年轻人仿佛从未被人这样行过注目礼,加快了脚步,迅速走进那扇门里。

这扇门,在大家的眼里,越来越神秘了。

最后一个走进门里的,是名普通的中年人,就像大街上那些四五十岁的上海人一样,稍有些书卷气,那位老婆婆猜想,他可能肚子里有点学问。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加上那个被街坊们打探总结出来,在下午四五点钟就进了门的年轻屋主,一共九个。这扇虚掩的门,终于关上了。

被激起了好奇心的街坊,特别是见过那个让人眼球都无法移动的女人的男人们,原本还在心里打着鼓,想着是不是进门去搭讪几句,再偷瞧一眼,此刻所有的遐想都被挡在了门外。

不过很快,这将成为一个经典的话题,在这条小小的弄堂里演绎许久。

作为始作俑者,我却没想到这次聚会,会留给街坊邻居们无穷的想象空间。我邀请了这么多人,所谈论的事情又不想让无关的人知道,当然不能选在公共场合。而自己的居所太小,就选了这处老宅。

这座两层石库门房子只有二楼是属于我家的,可一楼的居民去年已经搬了出去,整幢房子空荡荡的,正适合我们密会。

我在邀请函上写的时间是八点。

由于邀请对象有些并不在上海,发出请柬到现在只有短短几天,我原本也不确定会有多少人到场,比如刚刚狂赌归来的卫后,比如不知在何处过着神仙般日子的水笙苏迎夫妇。

他们居然都来了,我忽然觉得自己也是有些面子的。只不过这小小的自得,迅即被今晚的沉重主题抹杀干净。

现在人已经到齐了。

最早到的是中国佛学界的顶尖人物明慧大师,然后是传承古老幻术密法的路云,完成变为人类的梦想的水笙和爱妻苏迎,我的老同学X机构研究员梁应物,青海古老遗族的娇女叶瞳,天才盗墓者卫后,地外文明的探寻者天文学家叶添锦。(路云的故事在《凶心人》里已有详细记述,叶瞳的故事则详见《坏种子》,水笙和苏迎的故事即将在《变形人》里登场。)

赴会的这些人不仅是我的朋友,他们的身份和能力,更是我邀请他们的原因。那个压得我透不过气来的谜团,也只有他们的肩膀能与我共同分担。

屋子里有现成的茶饮料供自行拿取,大厅约六十平方米,九个人四散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围成一个圈之类的特定形状。但我开始说话的时候,每个人都很用心地听着。

最耐不住性子爱乱提问的叶瞳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苏迎坐着的时候还牵着旁边水笙的手,一副夫唱妇随的模样。其他人都是深思熟虑之辈,他们有的和我相交已久,有的新相识已对我很了解,从前无论我遇到怎样的危难,最多针对性地向一两位朋友寻求帮助,从没有如此郑重其事地发出邀请,让这么多不同领域的人聚在一起,要知道他们彼此之间也并不都认识。所以他们已经猜到,我要说的,必然极为重要,并且极度离奇。

我从马哈巴利普兰之行开始讲述,没有人插话打断我,全都静静地听着。

那四幅图,我做成了幻灯片,讲到马哈巴利普兰遗迹的时候,我把第一幅画打在墙上。很显然,这四幅画是相当重要的,每个人都盯着这幅画,当然他们此时不可能看出什么。

讲完探索遗迹,有几人的眼神已经向卫后望去,因为神庙里取得的两件东西在他手上。可惜我发邀请函时忘记请他把东西带来,那时候我心情激荡,上班都心不在焉。

说到爪哇海沟的高能粒子束时,梁应物的眉头稍稍皱了一下。大约是不太满意我就这么透露出X机构的秘密档案。我不是口风不紧的人,这么多年的朋友,梁应物料想我一定有说出这件事的理由,所以并没有进一步的表示。

发生的这些事一步步说下来,神秘的张明、叶添锦的计算结果、张明的邮件。

我换了一张幻灯片,把四幅图都打在了对面的墙上。

然后我跳过和叶瞳的那次对话,直接说出了叶添锦第二次计算结果。

这并不让人意外,我想在我说出要求叶添锦进行第一次计算的时候,在座的诸位就知道我的猜想一定是正确的。

说到这里,我停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望了一眼窗外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空。

“真是要感谢叶瞳,人的思维一旦被固定,就很难再有突破。五天前我曾经和她讨论过这四幅图,那时她并不知道这背后的一切,什么马哈巴利普兰,什么高能粒子束,什么太阳系星图,一概不知道。所以她对这四幅图提出了一个新的见解。”

“她是正确的。”

“哦。”卫后、水笙和叶添锦同时发出了低低的惊讶声。光脑二号的运算已经证明我的太阳系星图猜测是正确的,可我怎么又说……

“这的确是四幅太阳系星图,这是地球,这是水星,这是木星……”我把八大行星和太阳一一指出,沉默了几秒钟后,道,“在这个星系里,离恒星最近的行星是水星,我们设定这代表数字1,第二近的行星是金星,代表数字2。”

“啊!”我正在说着的时候,一向沉着的梁应物突然惊呼一声。他的脸已经白了。

我看了他一眼,继续把八颗行星代表的数字说出,然后换了一张幻灯片。在这张幻灯片上,原本代表八颗行星的符号,已经换成了从1到8的阿拉伯数字。

我一边说,每个人心里就已经把数字代入,等我说出太阳代表运算符,库伯带代表等号,除了苏迎,其他人的脸都变了。

“加减乘除。”水笙艰涩地低声说。他看了眼苏迎,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这怎么可能?”苏迎惊呼。

这怎么可能!这是在座所有人共同的心声。

我相信每个人都和我一样,心头一片冰凉。

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神?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是神创造的?

“这就是我今天请大家来的原因。”说完这些,我长长出了口气。

“添锦兄,这些,这些计算结果,是正确的吗,真的存在这样的太阳系星图?”梁应物低声问坐在他旁边的叶添锦。

叶添锦也是现在才知道计算出的这四幅图代表了怎样的秘密,平时若有人这样怀疑他的专业,定会让他不快,可此时他犹未从震撼中解脱出来。

其他人的视线也集中到了叶添锦的身上,大家都希望从他的嘴中听见“计算中存在错误,其实没有那样的星图”。

自达尔文以来,上帝造人的神话已经破灭。虽然各种各样的教派依然流行,但人们大多只是寄托一种精神,至于各种创世造人的神话,即便在教徒里认真对待的人也不多。

而像路云这样继承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秘统,有着超凡能力的异人,更因为自己的远超凡人,越发坚信一切皆有其道,一切皆有方法掌控,从本质上来说,她和梁应物这样勇于面对、探索世界的科研者是一样的。

整个太阳系竟然会自动排列出四道算术题,这是什么意思?要么这是早在不知多少年前的远古,某些科技高度发达生命的杰作,但什么样的文明可以做到这种事情?以人类的科技,这真是连想象都极困难的事。又或者,这是神的游戏,一切都出自神的手笔?不论是哪种可能,人类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连蝼蚁都不如。自己生存的星球所在的整个星系,被摆成这些特定的造型,自己却一无所知。哪怕造型早于人类出现不知多少亿年就已经摆好,面对这样的伟力,人类一切的自豪都丧失殆尽。

都是玩具。区别在于,我是一种想要知道世界真相的玩具,路云是一种自以为有神秘力量的玩具,梁应物是一种想要掌握世界规律的玩具。

发现自己原来是玩具时的心情,很不好。我是如此,路云梁应物卫后这些原先自视极高的人,心情当然更不好。

被大家寄以无限希望的叶添锦,终于黯然摇头:“光脑二号的计算是不会错的,而且这是四幅图,有可能错四次吗?其实这样的结果出来,如果要复核,任何一台家用电脑都可以办到,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用自家的电脑算一遍,或发个小软件给你们自己算。”

“那会不会是巧合呢?不是说如果给猴子一台打字机,再给它无限的时间,总有一天猴子会碰巧打出莎翁诗篇来吗?而且你刚才也说,太阳系有无数个观察角度,这是否仅仅是个小概率事件呢?”苏迎问。

我叹了口气,这种可能我也考虑过,正要回答,却听见一个声音幽幽道:“不会是巧合的。”

说话的人是路云。灯光下她的脸色有些发白,原本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惊人魅力也减弱了许多。她美丽的源头是幻术,而幻术的本源应是现代科学还难以解释的精神力量,此时她心神激荡,怕是幻术的水准也暂时下降了许多。

“加减乘除四种最基本的运算都全了,行星代表的数字又与行星和恒星的距离一一对应,用巧合是不能解释的。”

“不仅如此,这四幅星图循环出现一次的周期完全一致,甚至彼此间隔的时间都平均分配,绝不可能是巧合的。”叶添锦补充道。

“但猴子打出莎翁的文章也能被概率论承认,概率小并不代表没有可能啊。说起来太阳系被有意做成这样也是令人难以接受的,为什么这就不能是个小概率事件呢?”苏迎问。

“苏迎,概率论并不是所有时候都起作用的。”梁应物道,“我问你,一个人从十楼跳下来却没有受伤,这有没有可能?”

“这样的事算是奇迹了,但的确是有可能的。”

“那么一个人从一万米的高空往硬地上跳,却没有受伤,这有没有可能?”

“这……当然不可能。”

“我从十楼一下加到一万米,你觉得不可能,如果我是一厘米一厘米往上加呢,这样想的话你就会发现,其实从概率论上说,从一万米跳下不伤,概率小到极点,但并不是没有可能。如果你难以接受,那换成你刚才说的猴子打字。相信现实中,猴子如果打出了一句莎士比亚名言,大家会觉得是巧合,如果打出了一首莎士比亚诗歌,大家会难以相信,可最终还是能接受,这是个小概率事件。但如果猴子打出了莎士比亚所有的作品,一字不多一字不少,连标点都一模一样,你还会认为只是巧合吗?”

“这哪可能啊。”

“概率论是工具,但当概率小到一定程度时,这把工具就失去了作用,不能对人的判断提供帮助。就像从一万米跳下来不受伤的人,和打出完整莎翁作品的猴子,概率小到我们认为那是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一旦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其中必然有玄虚,没人会天真到认为那只是碰巧。”

“是我太天真了。”苏迎低下头。

“对不起,我没那意思。不过……有时我还真希望自己可以天真点啊。”梁应物说。

叶添锦的头发乱糟糟的。他碰到难题时就会下意识地扯头发,从刚才到现在他的手就一直在头上摸来摸去,把头发搅得更乱了。

“不对啊。”他喃喃道。

“什么不对?”听见他的低语,我连忙问。

“首先一个文明可以发展到这种程度,几乎是不可能的,所谓的三级文明分法,能控制行星能源的是一级文明,能控制恒星能源的是二级文明,能控制星系能源的是三级文明。在这样的分法里,顶级的文明也做不到这样的事。不过这也可能是人类坐井观天,姑且不论,可是……”叶添锦又扯起了头发。

“可是什么,你倒是说啊。”叶瞳急着问。

“任何行为都有其意图,尤其是发达到如此程度的文明。可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他们要做这样的事。”

“这有什么难理解的,就像人类喜欢立碑一样,整个太阳系就像他们立的一块碑。”叶瞳说。

“人类立碑,或是为了立威,或是纪念,不管是什么理由,碑上的内容不会毫无意义。”

梁应物的眼睛一亮:“你是说,把太阳系搞成这样没有意义?”

叶添锦点头道:“是啊,搞出这么大的动作,不论怎样都不会是举手之劳。内容却只是加减乘除的四则运算?要知道,人类放在先驱者11号飞行器里的金属板上,作为人类科技代表的是氢的分子结构图,如果以后再发射类似的飞行器,里面或许会有其他的方程式,总之绝不可能是四则运算这类如此简单的玩意。”

“哦?”我倒没有想过这一点。

“一般来说,一个文明这样做,必然会留下和那个文明相匹配的内容。比如对宇宙本质的发现,人类画出氢的分子结构就代表人类对于这个世界有了基本的认识。这是能让人有所收获的知识,但四则运算……那是最基本的数学逻辑,不具备科学上的意义。”

听叶添锦这样一说,大家都微微点头。的确是这样的,一个文明都在星空中留下痕迹了,怎么可能选择这样低幼的内容。这些符号完全可以代表某些简单的物理方程式,或者某个分子的结构图。

如果排除是远古星际文明所为,那么……

水笙把此时大家心中所想问了出来:“这么说,真有神迹?”

我看了一眼一直低眉不语的明慧,问道:“明慧大师,你觉得呢?”

明慧摇了摇头:“至少佛经教义中,未见到类似的记载。”

梁应物说:“如果顺着添锦兄的思路想下去,神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呢?在人类的记载中,那些神迹都和人有关,是神为了在人类面前展现威力或宣示教义而展现的。如果神有这样的力量,为什么不直接在人类面前展现,而打这样的哑谜?”

“倒不能这么说。”明慧并不认同梁应物的说法,“无论是我佛,还是基督,或是其他教派中尊崇的神,记载中都曾降下无数神迹。那些神迹是否真的发生过,不但非该宗教的信徒不相信,甚至一些不坚定的信徒也心里怀疑。为什么?因为时间。时间磨灭了一切,没有神迹可以持续存在下去。可是看看这个太阳系,这样的神迹存在的时间可以达到上百亿年。当人们发现后,就不会有人会忘记。”

“你是说,这个神迹,是神存在的永远证明?”

明慧默然点头。

“不对啊,要是神想证明自己,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直接把某颗星球做成自己的雕像好了,那不是更有力的证明吗?”

叶瞳的话让明慧一愣。真是这样,要留下证明,有太多比四张四则运算的星图更好的方式,以四则运算来证明神的存在,细细想来反有些好笑。

哪有这样不顾威严的神?

卫后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说话,他盯着幻灯机射在墙上的图案,眉毛越皱越紧。

忽然,他松开双眉,对我说:“那多,我见过这些图案。”

“什么?”所有人齐齐向他看去。

“我见过其中的两幅,可是那两幅图上的符号和你这四幅不同。我刚才和记忆中的图比对了很久,符号不同,但符号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一样的。”

“你在哪里见到的?”

“三年前,在泰山。山脚下天外村有许多摊贩卖各种拓片,都是从山上一些人文古迹上拓下来的。我就是从一幅拓片上见到的,因为只是路过,匆匆扫了眼没停留。不过想来,原迹该就在泰山。”

“这是一个线索。”我心里叹服卫后惊人的记忆力,“我想到泰山实地看一下,也许会有所发现。”

“我和你一起去吧。”卫后道。

“我也去。”叶瞳紧接着说。

我扫了一眼在座诸人,看上去想去的并不止出声的两人。这个大谜团一日不破解,大家的心里就如有座山压着,再无法自由呼吸。

“泰山我还是一个人去吧。”我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身边这些面沉如水的朋友,胸中涌起一股志同道合的热忱暖意,竟像古人般拱了拱手。

“这次突然请大家天南地北地来我这儿聚一聚,有些冒昧。好在现在看起来,大家都和我有一样的感受。原本我还担心,你们会觉得这个谜团是不是能破解,和当下的生活并无影响,嫌我过于兴师动众。”

路云横了我一眼,若在平日,她这一眼必定是嫣媚流转,让我怦然心动,可现在却透着萧瑟,“这样的事情,怎么会毫无影响。至少对我来说,如果不搞清楚这件事,恐怕我的修持再不可能更进一步。”

看路云的样子,何止是不能进步,明明就已经退步了。我心生歉意,说:“那倒是不该请你来的。”

“这样的事情,来了就是来了,没有回避的余地。在我的修持上来说,就叫劫。如果最终这个谜团能够破解,知道这世界的秘密所在,我所受到的好处,也是未经历者难以想象的。明慧大师,你虽然修的是佛法佛理,在这一关上,怕也是和我一样的吧。”

明慧点头。

这精神层面的东西,倒是我难以理解的。

梁应物看了看明慧和路云,苦笑道:“我也差不多啊。如果不破解这个谜,以后搞任何研究,怕都提不起兴趣了。如果人类真的只是玩具的话,那玩具还需要什么科学精神?”

叶添锦听梁应物这么说,“嘿嘿”低笑两声。看来他心里所想,和梁应物也差不多。

水笙面露不解之色,问我说:“其实这个谜团不破解,对我们这样的人,心中都有不小的阴影。我想你不会想不到这点,那为什么还要坚持一个人去泰山探查呢?”

“泰山只是一条线索,我相信这个谜团如果真能解开,也一定需要我们大家的通力协作。”这样说的时候,我并不是很有自信,意识到在座的这些人,我猛然让自己振作起来,“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人知道了这个谜团。相信千百年来,有许多人默默地试图破解它。比如两千多年前的那位印度神,当然他一定不是神;再比如和我有一面之缘的张明。他们的探索必然有所成绩,甚至已经有人破解了这个谜团。我想请各位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搜集这些线索。”

“我明白了,我去搜一遍可能有线索的古籍秘本。”卫后说着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许多被带进坟墓里的惊天秘密,就是通过我们这样的人才重现天日的。”

“我会争取到X机构的全力支持,我们档案室的那堆尘封密档里,说不定也能找出些蛛丝马迹。我们相关的学者也会就各种可能进行论证,不过从科学上得出结论大概很难。”梁应物说。

“那我也去翻翻我们这一脉的记载吧。不过幻术虽然也可上溯数千年的历史,却并没有太多藏书,能留下的大多是各种探索心得。”路云说着若有所思,“嗯……或许可以请D爵士帮忙。他上次没能见到你,也觉得很遗憾呢。”

我吃了一惊,问:“就是那个尼泊尔的D爵士,亚洲非人聚会的召集人?”

在不久前的幽灵旗事件里,我之所以会差点丧命,就是因为路云去了尼泊尔参加三年一度的亚洲非人聚会,没法立刻替我解开在墓道里的死亡暗示。

“是的,那么多年来他和他的前任们主持召开非人聚会,在亚洲暗世界里他的势力根深蒂固。这件事他的反应应该和我们一样,有了他的帮助,说不定能把那个张明找出来。”

梁应物和卫后都微微点头,看来早已了解这位神秘D爵士的潜在势力。

我把头转向明慧:“我觉得另一个可能的线索,就是人类的宗教,传说马哈巴利普兰遗迹在被海水吞没前,那一族的长老曾经和修行中的释迦牟尼有过接触,不知会不会在佛经中有记载。”

明慧点头:“我也这样想,我会去查阅相关的佛经,包括一些印度的古经。”

“我知道你在佛法之外,对其他宗教也有所研究,比如天主教和伊斯兰教,能不能……”

明慧面露难色,“虽然我是在做一些各宗教和佛教的相互印证,但据我所知,伊斯兰教除了《古兰经》之外,其他各类教义记载,大多失散在历次战火中。而天主教在梵蒂冈倒是藏着许多秘典,却哪能容我去翻阅啊。”

路云接口说:“天主教那边,D爵士可能还熟悉些。在欧洲也有类似亚洲非人聚会的定期秘会,其中一些参与者和天主教有很深的联系。作为亚洲这项盛会的召集人,D爵士和他们也有所接触。”

“那太好了。还有水笙,你也得出把力啊。你现在还能回去吗?”

这个大洋深处的智慧种族,遵循着一条和陆地人类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其种族历史,也远比人类长得多。对人类来说,几千年前已经是远古的回忆,而对他们,那不过是几代前的事情。虽然科技不如人类发达,可对地球这颗行星的认识,某种程度上要比人类深刻得多。

可是水笙如今已经变成了人类,虽然还保留着些原本的能力,但能不能承受深海巨大的水压回到族里呢?

我这样问的时候,苏迎担心地看了水笙一眼。

水笙轻轻拍了拍苏迎的肩膀,对我说:“可以,只要不是长期停留,我还受得住。”

“那就好。海里你们最清楚,有件事你也了解一下,爪哇海沟在去年大地震发生前,有什么异常没有。”

梁应物精神一振,道:“对,这很关键。那束高能粒子不会凭空产生的。”

水笙点头。

叶添锦和叶瞳却没派到什么任务,因为是这件事的参与者,我才把他们一起请来的。

虽然我们只是几个人的小聚会,可是爆发出的能量却极为巨大。今夜过后,宗教界、中国庞大的秘密科研机构、亚洲暗世界和深海里的智慧种族都将一齐行动起来。极少有一件事,会掀起这么大范围的波澜。

我和他们约定,一个月后,不论取得了多少进展,都回到这里第二次聚会,交流彼此搜集到的线索,共同讨论。

散了的时候,卫后向我卖了个关子。他说上次从马哈巴利普兰海底神庙取回的两件东西,头骨没什么异常,那水晶球却颇有特别之处。下个月聚会时他会把两件东西都带过来,到时再向我展示水晶球的神奇。

他这样说时的神情,让我想起了他的哥哥。一瞬间,我觉得我和他已经是极好的朋友了。

叶瞳原本吵着要和我一起去泰山,我也答应了,没料到她却一时请不出假来。她那样的行业报是坐班制的,远没有我的通融。这下好,不然把她带在身边总是叽叽喳喳,头晕得很。

我对叶瞳好像有挥不去的成见,心底里觉得小丫头成不了气候。这回她提供了关键性的帮助,我居然还是老看法。

我想自己可能有点大男子主义。不过对于小我许多的路云,我怎么心里倒服气得很?

在线阅读网:http://www.czhydz.cn/
高手论坛王中王52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