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灵异手记 > 神的密码小说 > Chapter 04 谜面

Chapter 04 谜面

4月11日的上午,我在报社里开始每天例行的邮箱检查,打开新浪VIP邮箱的时候,一封陌生地址的未读邮件静静地躺在那里。

我把邮件点开。

那多先生:

您好,印度之行并未让我有多少收获,但还是感谢您的帮助。

请恕我不能告诉您这些图案代表着什么,也无法告诉您我是谁,为什么对这些图案感兴趣。对您来说,那些是难以索解的,并且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意义。

相信我说这些,会让您对我更不满意。我知道您是个有着强烈好奇心的人,为此我复原了马哈巴利普兰遗迹上那三幅已经辨认不清的图案,作为冒昧拜访的些微补偿。

如果有朝一日您真的能知道这四幅图代表的意义,或许我们可以再聊一下。

我很快就要离开,不知还能否有这样的机会。

张明

附件是三张图片,很像是从马哈巴利普兰的遗迹石刻上直接拍摄下来的,但我知道已经经过了电脑加工,因为这三幅图比我拍下的那一幅还要清晰。

02 03 04

代表库伯带的直线在这三张图上都没有变化,但代表行星的符号每幅图都不一样。

让我纳闷的是,我发现其中有两幅图上只有八个符号。

叶添锦给我发过一封邮件。在邮件里他再一次表示这多半只是巧合,但应我的要求,他还是给每一个符号所对应的行星为我标记出来。我对照了一下,发现一幅图中少了代表水星的斜M,另一幅少了代表金星的>。

两幅各缺了一颗行星的太阳系星图,算是怎么回事?莫非真如叶添锦所说,和太阳系星图重合只是个巧合,这四幅图的真正含义并非是太阳系的星图?

蓦然出现的线索让我烦恼起来,我把三幅星图传给了叶添锦,请他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再算一算。

万一他算出的结果和我的推测不着边,那我和梁应物的讨论就成了个笑话。

我对张明这个人越发的好奇起来,原来他竟然早已经知道这四幅图,他所面临的难题,大约和两千年前的印度古神一样,而我现在连这道题的题面都不知道。太阳系星图代表的秘密,对于还没有能力去任何一颗地外行星的人类来说,是太遥远了一些。

可张明他又是什么人?

他找到我,是认为我知道解答这道题的线索,可跑到印度一看,却一无所获,反过头来还补全另三幅图便宜了我。想到这里我心平气和了些,或许让张明知道还有一具头骨和一颗水晶球的话,他真会有什么进展,这是他为自己的恶劣态度所付出的代价。

对我这个连题面都不知道的人,张明肯定觉得我还没有参与核心内容的资格。的确,就算叶添锦证实这都是太阳系的星图,我还是对他们的难题摸不到半点头绪。

我就像一个饥饿的人,明知道屋子里有美食,却怎么都找不到门在哪里,心中猜想着美食的形状滋味。好奇心就如同饥饿感,熊熊燃起来,火烧火燎地难受。

想到饥饿我的肚子真的咕噜噜叫起来,起得早又和往常一样没吃早饭,胃开始折腾了。几个同事一招呼,就一起去报社边的小饭馆打打牙祭。

走到一半才想起来电脑没关,这并不让我担心,那几幅图没人能看懂。

小饭馆的剁椒鸦片鱼头是一绝,肉嫩味美,不负其名。吃干抹净回到报社,部里新来的刘唐对我挤眉弄眼。

“多哥啊,刚才有个美女等了你二十分钟哦。”

“美女?谁啊?”

“我怎么知道啊,她没给你电话吗?”

我摇了摇头。看看桌上也没有留言。

晚上叶瞳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才知道刘唐嘴里的美女是她。

她也是个记者,只是那份行业报虽然号称公开发行,可一般报亭不会进,都是行业内派发下去的。这位叶瞳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个多事宝宝,好奇心重得连我都抵挡不住。几年前和她在青海的冒险,也算是生死与共了一回。所以她把我当成藏满了离奇经历的宝库,隔三差五就要来挖掘一番。幸好,她好奇归好奇,却不会多嘴惹来麻烦。

她的报社和我们报社有合作关系,共享相关的新闻线索。今天来是公事,顺便看看我,等了会儿没碰到我就回单位了。刘唐刚来不久,如果是部里的老记者就能认出这个美女是谁。

叶瞳给我打这通电话的时间很不对,都过十二点了。晚睡对皮肤很不好,一般来说叶瞳还是挺在意这点的。

她还完全是小孩心性,总喜欢故弄玄虚,一开始东拉西扯地说起这段时间的工作,问中午我开小灶吃的什么,也不想想,即便我听不出她语气中强忍住的兴奋感,也不会相信她午夜还真有和我闲聊的心情。

时间是挺晚的,可我一般上床睡觉要更晚,所以也不着急,慢慢和叶瞳耗着。她终于先按捺不住,道:“哎,我最近对解密可是很有心得,你要有什么难题,只管找我,保管给你破解开来。”

我心里暗道一声“来了”,嘴里说着:“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我怎么不知道?”却想起了中午刘唐说叶瞳曾在我的位子上坐过,她多半是看见那三幅图了。

转念又觉得不对,我知道这三幅图里有个大秘密,可叶瞳怎么会知道呢?

叶瞳冷哼着说:“别给我打马虎眼,是谁前两个月在网上向高人求教来着,不就是四幅图吗,你要是在网上一次都放出来,我早就破了。”

听叶瞳这么一说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EYES网站还是我介绍给叶瞳的,看来上一次我发帖子给她瞧见了。叶瞳当然知道那个ID就是我,没留言的原因,准是憋着一股劲想要把图破解开,好叫我对她刮目相看。

中午看到四幅图之后,她研究到现在吧,可是她真的破解开了吗?对此我深表怀疑。

“有三幅图我也才刚拿到,并非是我不愿在网上放出来。可你真的知道这图代表着什么吗?”

叶瞳以不屑的语气道:“不就是四道四则运算题吗?”

叶瞳不着边的猜测让我失笑,道:“四则运算题?你别扯了,告诉你,那是太阳系的星图。”

“什么!”叶瞳叫起来,“怎么会是太阳系的星图?”

“现在时间太晚,这故事说起来长了,这样吧,明天你请我吃晚饭,我和你说故事。”我可没兴致煲几小时的电话粥。

叶瞳颇有些郁闷,抱怨我总是吊她胃口,好在她也对明天可能出现的黑眼圈深感顾忌,乖乖挂了电话。

让她请客只是说说,我不至于真的榨这小妮子一顿晚饭。静安寺附近新开了一家一茶一坐,人比其他分店少些,又能吃饭又能聊天。

邻座的人偶然听见两句,只会当我在神侃,只有对面一双乌溜溜眼珠紧盯着我的叶瞳,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把故事说完之后,就等着叶瞳发问。每次我把经历的事告诉她后,她总是会问出一堆古怪问题来。有的我能回答,有的我想过却不知道答案,还有的我连想都没想过。

可叶瞳居然破天荒地没有问问题,反而一脸严肃地道:“那多,我想你一定搞错了。那不是太阳系的星图。”

我皱起眉头,要再解释一遍,叶瞳又说:“是巧合,那多,是巧合。你自己不是也怀疑,为什么有两幅图里各少了一个符号。我告诉你,根本就是因为你的推断是错误的。”

叶瞳这样说让我有点下不来台,我问道:“你怎么能这么肯定,难道不是太阳系的星图,还会是你说的什么四则运算?”

桌上的残羹已被收去,只有两壶清茶。叶瞳从包里拿出张纸,铺在桌上。

上面是她手画的四幅图,不过在我看来,三幅新得到的图她画得不那么准确。

在四幅图下,从1—8的八个数字,分别对应着八个图里的符号。

“昨天我听你说是太阳系星图,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整件事的真相,现在才晓得你也只是推测,而你对图的假设和我比起来,显然有很大的漏洞。自从我看到你的那个帖子起,我就一直在研究你的图,作了上百种假设……”听到这里,我真为她的执著劲头感到意外,她居然进行了上百种的假设。

“昨天看到了三幅新图,我立刻重新比对过。你看,如果这个代表1,这个代表2……”叶瞳把每个符号代表的数字和我说了一遍,“而这道横线代表等号,至于这个三角符号,代表运算符,在四幅图里分别对应加减乘除,你自己看看。”

依着叶瞳所说,我凝神在心里计算着,脸上挂着的笑容一点点消失。

叶瞳的设定是这样的:斜M状符为1,>状符为2,t状符为3,+状符为4,q状符为5,Y状符为6,7多一点那个符号为7,剩下那个带尾巴的水滴符为8。

最初那幅在马哈巴利普兰得到的图,把符号代入后,横线上方以三角符为界,左边变成(4、6、8),右边变成(1、2、3),横线下方变成(7、5)。

括号内的数字相加,则变成18、6、12三组数字。三角符号在这里作减号用,而横线为等号的话,恰好是18-6=12。

依此类推,另三幅图分别是

三角符号作乘号:(2+3)×(5)=(4+6+7+8)

三角符号作除号:(4+5+7+8)÷(6)=(1+3)

三角符号作加号:(1+3+7)+(2+5)=(4+6+8)

分毫不差,而且解释了为什么有两幅图各少了一个符号。因为要让等式成立,代表1的斜M就不能出现在乘法图里,代表2的>也不能出现在除法图。

这样的解答,当然比我所谓太阳系星图之说要可信得多。不,应该说这就是真正的答案。

叶瞳见我盯着纸发呆不说话,知道我已经服帖,她脸上抑制不住笑意。她可是很少像现在这样从气势上完全把我压倒。

叶瞳得意洋洋地道:“还太阳系星图呢,你倒说说,什么是地球什么是太阳。”

我苦笑:“好了好了,这次算你厉害。”

这四幅图如此解释是铁板钉钉了,和星图相吻合只能说是巧合,叶添锦早就提醒过我,符号涵盖的区域太大,和星图重合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概率也不会小到离谱的程度。可笑我早就怀疑马哈巴利普兰头骨的主人是外星人,高能粒子束的去向也是茫茫星空,所以对星图之说深信不疑。

四幅怪图已然破解,但我心中的疑惑却更加深了。怎么会是这么简单的答案呢,如果不是有先入为主的误解,我在拿到四幅图后花一番工夫研究,只怕也能破解出来,那么在两千多年前困扰那一位的,和张明苦苦追寻的,又是什么?

对面叶瞳却犹自不依不饶,追着我问道:“你说啊,地球是哪个,这个,还是这个?”手指在纸上点来点去,可恶至极。

我叹了口气,指了指代表3的符号,说:“叶添锦给的星图里,这可以对应到地球啦。”

叶瞳仿佛获得极大的满足,笑逐颜开:“亏你想得出来哟。这次要不是我啊,你还不知道在歧路上走多久呢。”

“那倒也未必,叶添锦新三幅图的计算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就会知道推断错误了。”

叶瞳鼻子皱起,哼了一声。

这时候我却问了叶瞳一句很奇怪的话:“我刚才都说什么了?”

人常常灵光一现,似有所觉,却抓不到重点,有时候求助熟悉的朋友,帮自己把思路理回来,或许可以找回一纵即逝的灵感。现在我就是这样,刚才好像说了什么重要的话,是什么呢?

“你刚才说等叶添锦的计算结果出来,自己也会知道错了。”

我摇头:“不是这个。”

叶瞳抿起嘴唇,想了想,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啊,你还说这个3是地球。”

我的视线重新落在纸上,突然一把抓起纸,手极用力,却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是……是……就是这样子,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时间我把叶瞳忘在脑后,想到的事件,让我震惊地喃喃自语。

“喂,你想到什么了?你倒是说话啊!”叶瞳催促我,伸手推着我的肩膀,才让我回过神来。

我指着纸上的图,手指抖动着。在短短的时间里,我的掌心已经出汗了。

“你看,如果这是星图的话,那么相对应的,三角运算符是太阳,地球是3,金星是2,水星是1。”

“这又怎么样?你刚才不是也承认你的推测是错误的吗?”叶瞳不解。

“你还不明白吗?”我紧紧盯着叶瞳,“太阳系里,所有的行星是围着太阳运转的,距离太阳最近的行星是水星,然后是金星,再就是地球。挨着地球的是火星,对应的数字是4;然后是木星,对应5;土星对应6;天王星对应7;海王星对应8。”

和叶瞳破解出的数字答案丝丝入扣。

叶瞳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

“这不可能,是不是你记错了?”

我闭起眼睛,认真地回想了一下,然后摇摇头。

“这,会不会是巧合?”她轻轻问我。

“我希望是,真的希望。”

两天之后,叶添锦的计算结果告诉我,世界上没有这么多的巧合。

三幅新的图,都可以在那个角度的太阳系星图里,找到对应。

之所以一幅图里缺少水星,一幅图里缺少金星,是因为那个时刻那个角度,这两颗星和库伯带重合,被库伯带挡在了身后!

也就是说,如果横线代表库伯带,这两个符号既不在横线的上方,也不在横线的下方。库伯带的宽度,足以将这两颗行星完全挡住。

更让我感到浑身寒毛竖起的,是这样形状的星图,每出现一次的时间完全一致,都是536年。不仅如此,536年完美地分成了四个时区,每个时区134年,每隔134年,就有一幅图会出现,536年一轮回。

依次是加、乘、减、除。536年一轮回!

我推开窗,望着外面迷蒙星空。

终于知道了,这四幅图里蕴藏着怎样的秘密。

我脚下的大地,顶上的天空,到底是什么啊!

这一刻,我的嘴里满是苦涩。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czhydz.cn/
高手论坛王中王52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