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忽而今夏小说 > Charpter5 听说她爱你听说她爱你爱的很卖力我默默收起你写来的信

Charpter5 听说她爱你听说她爱你爱的很卖力我默默收起你写来的信

听说她爱你爱的很卖力我默默收起你写来的信

听说她爱你绝不愿分离而我们只拥有陈旧记忆

——梁咏琪

章远上午没去上课,空掉了一堂英语听力,一堂线性代数,前者是因为没起来,后者是因为新来的博士老师口齿不清,讲起课来云山雾罩,仔细看笔记,发现他不过是照本宣科,不如自己翻翻书看得明白。

偏偏这位老师还最爱慷慨激昂,第一排同学恨不得以书掩面。下课时总有后排男生跑过来,摸摸第一排受苦者的脸,说:“来,看看淋--湿----了没有。”

“台上一个神仙,台下一群白痴。”“阿香婆”说,他披着棉衣,在馒头上抹着心爱的辣酱,抹一层咬一口。

大学新生们惊喜地发现自己可以逃课,开始只是迷恋那种“亡命天涯”的感觉,后来发现并没有谁追究,于是便慢慢成了一种流行趋势。

其实也无事可做。章远赶完作业,扔给翘首以待的“阿香婆”,拎着相机跑到校园里拍了一些何洛想要的雪景。在学校服务社冲洗胶卷时,想了想,买了一张20元的IC卡。

白天长途是全价。中午时分,人流涌向食堂,电话亭前空荡荡的。话筒那边也是一片嘈杂,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声音清脆,像一群快乐的雀鸟。在沸沸扬扬的说笑声和纷沓的脚步声中,章远努力分辨属于何洛的那部分。想听到她的声音,一分钟的等待也漫长;又忽然不知道如何开场,如果楼长说她不在,他便得以如释重负。

这样矛盾,在耳机中听到自己越来越清晰的心跳声。

然而她踢踢踏踏地跑来,有一点不均匀的喘息:“喂,你好,请问是哪位?”

“是我。”努力平静,让语气听起来欢快些。

“嗯……你最近也挺忙吧。”尾音有些挑高。

“还好。你生气了吧。”

“生气?”

“嗯。”

“我也挺忙,前两周都在期中考试。”何洛说,“忙得都没时间生气了。再说,谁说我生气了?”她笑了两声,有些勉强,稍作沉默,“你是不是怪我?”她轻声问,像做错的孩子。

“没有,我在怪我自己。”章远说,怅怅地出了一口气。

“如果你有什么不开心,一定要告诉我,不要憋在心里。”何洛扭着电话线,想要触摸他的叹息。

“我会的,你也不要想太多。”章远说,“有些话我随口一说,你随耳一听,不用太担心。”

20元的卡只能支持10多分钟,直到出现断线的嘟嘟声,何洛仍舍不得放下听筒。

十一月中北京出奇的冷,已经到了零下十度。可说到三十三年一遇的流星雨,凛冽的寒风便无法阻挡一颗颗热切浪漫的心,校学生会特意订了两辆校车去郊区。田馨听说后羡慕不已,跑来找何洛一同出城,说,“你们学校就是贴心。”

“多谢多谢。”沈列说,“同学的称赞,就是对我们工作的最大肯定。”

“她又不是咱们学校的。”何洛笑。

“这就是你狭隘了吧!为人民服务,永无止境啊。”

“你这个同学嘻嘻哈哈,很自来熟啊,典型的北京男生,贫嘴。”田馨附在何洛耳畔,“好在人还清清爽爽。看我们班那个北京的,油嘴滑舌,还邋邋遢遢。”

“你总愿意一棒子打翻一船人。”何洛笑她,“诶,既然你对沈列印象不错,介绍给你怎么样?”

“好啊好啊!”田馨嘻嘻地笑,“像你和章远这样水到渠成的不多,你情我愿、干柴烈火。”

何洛伸手去戳她的软肋。田馨笑着躲避,“喂喂,说老实话,当时是怎么看对眼的?交待交待,从什么时候开始?那次篮球赛吗?当时他一直拿你当示范,摸来摸去的。”

“说得真难听,不过是捉着我的手而已。”看来还是要对这个八卦女王有所保留的坦白。

“我们原来都是障眼法。捉着手还不够?要是我们不在场,那是什么后果!”

何洛又掐又拧,两人笑成一团,絮絮地说了很多高中趣事。田馨感慨说:“你们那么心有灵犀,羡慕死我了。”又握着何洛的手,“这已经很难得了,就算现在辛苦点,再过三年多,在一起读研究生或者工作,不就好了?”

“你怎么一下这么现实?”

“章远给我写过Email,问我你是不是不开心。”田馨说,“本来我不该透露他的信,但实在有些担心你们两个,对话总像在打哑谜。”

她又说,“有矛盾就吵出来,想念对方就哭出来,这很难吗?”

“……其实你一点都不幼稚。”何洛说,“他们总说你像个孩子。”

“我就是个孩子,孩子多好,又简单又可爱。”田馨撇嘴,“你们纯粹是感情太好了,没事儿找事儿。俩人都是高手过招,空气里刀声呼呼的,不见血就杀人,”

何洛莞尔,“对,我们吃多了撑的。”

“可不,我说让章远和你把话挑明了说,结果他说我添乱。天,怎么又成了我是吃饱了撑的。”田馨翻白眼,“要不是一路看你们走到现在,都成了咱班校园情侣的样本,我才懒得理你们呢。”

半夜下车,等到两点多的时候,众人已经被冻透了。有人围了一圈点篝火,烧完零星树枝,就开始烧身边一切可以暂时抛弃的书本。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生命。”田馨搓着手,上下牙打颤,“喂,那个沈同学,你那儿还有知识么。”

“知识没有,手纸倒是还有。”掏出一卷来。

“别,这能烧多一会儿?”何洛拦住,“还是留着擦鼻涕吧。”

“流星怎么还不来?它可晚点了,航天部要追究责任的。”沈列说,“哎,我来讲个笑话吧。”他一扬手,“关于手纸的,听过吗?”

甜蜜温馨的对白霎那涌现。

何洛捏着衣角,仰头,流星尚未出现,心愿已经许好。

夜空宁静,比夏天的夜里更深邃。

记忆中蛙叫虫鸣的如水夏夜。

一颗已经足够,看一颗星,许一个愿,便是章远的目的。

“啊,流星!”张葳蕤蹦蹦跳跳地大喊,指向空中缓缓滑过的光点。

“那是飞机……”“阿香婆”不留情面地打击,转身和朱宁莉说,“看你这个老乡穿这么少,脑袋冻坏了吧。”

“啊呀,都很像的,等这么久,自我安慰一下吧。”张葳蕤哈哈大笑,耳朵和鼻尖都是红的。

朱宁莉把自己的帽子递过去,“我穿得多”。“不要啊,那你怎么办?”张葳蕤问。两个人推推搡搡之间,第一颗流星飞快地划过天际。围观的人“哇啊”叫成一片。

并没有想像中烟花般满天盛开的流星雨。

章远摘下围巾和帽子,塞-在张葳蕤手里。“这才像话!”朱宁莉说,“如果刚才不是你死命地催,葳蕤也不会跑得那么匆忙。”

“车不等人。”章远说,“喏,你带着,回头让朱古力给我。”

“你再叫我朱古力!?”朱宁莉挥着拳头抗议。

“谁让你起这个名字?”章远揶揄,将羽绒服的帽子扣在头上,“我走了,你们慢慢看。”

“那我们怎么回去啊?”

章远呵呵一笑,“我只答应带你们来江边,说过带你们回去么?”

“你!”朱宁莉气结。

“我在这儿也没有用,又没开车。”他耸耸肩,“反正都要打车回去,你们三个坐一辆还松快些。”

隔天张葳蕤去等朱宁莉下课,人都快走散了,她还踮脚向教室内张望。“你们班长呢?”她问,“还想要把围巾还给他。”

“给我也一样,我也是班长。”朱宁莉一把抢过手中的纸袋,撑开一看,“噢,洗得干干净净,还用了丝毛柔顺剂。”

“当然,滴水之恩么……”她一甩手,继续探头。

“别看了,没来。”朱宁莉说,“缺课大王,还班长呢。谁知道真在寝室自学,还是跑出去瞎逛。”

“那为什么选他做班长?”

“他全班成绩最高啊。清华上线645,他考643,背吧。”

“啊!这么厉害!”张葳蕤一脸惊讶,“居然和清华只差两分!简直是偶像啊!”

朱宁莉蹙眉,“你花痴了,我可以介绍班上其他人。唯独这家伙不行。”

“为什么?难道你先看好了?”

“去死!”好心当驴肝肺,“他有女朋友的,在北京。十一的时候,他站了十八个小时去看她。”

“唉。”张葳蕤重重叹气,“就说,好男人都是名草有主的。”

“这么快就认定人家是好男人了?真是天真。”朱宁莉哂笑。 

“什么天真!?我又没说自己对他一见钟情的。”张葳蕤吐吐舌-头,笑着说,“有一个这样的哥哥也不错么!反正我们都姓张。”

“拜托,人家是立早章,你是弓长张!”

“哈,反正写成英文就一样啦。”张葳蕤眯着眼睛笑。

学校组织秋冬定向越野赛,要求各系队伍中有至少两名女生。何洛报了名,周六一大早去圆明园跑了一圈儿。回到学校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还当当地敲着饭盒。“你怎么穿得这么运动?”原来是沈列。

“我去踩点儿,熟悉一下地形。”

“嗯,一般女生都没什么方向感。”沈列笑,饭勺悠悠地划着圈儿。

“可惜我不是一般的,是二班的。”何洛说,“啊,你身为队长,就这么打消队员的积极性?罚你请我们全体吃饭。”

“不就吃饭么?来来来,现在就去。”沈列招手,“第一食堂的米饭,随便吃,管够。”

何洛笑着摇摇头。她站在楼长室门前,把周围几个寝室的信都挑拣出来。章远的来信也如期而至,翻过来,封口处画了一只小猪头,大鼻子占了圆脸的二分之一还多,旁边写着一行小字,“Would you kiss me?”

何洛哭笑不得,她已经收到过龅牙老鼠、满头羽毛的印第安人、机器猫叮当……寥寥数笔,精炼传神。有一次周欣颜拿了信,乐不可支,绕着何洛左一圈右一圈,然后-搂-着她的脖子问:“Shall we kiss?”又大笑,“十一的时候没有kiss够,还是你抵死不从?害得章同学隔着一千多公里地索吻。”

何洛面红耳赤,打电话嗔怪章远。他哈哈一笑,说:“那是她们嫉妒你,男朋友多才多艺。”此后依然故我。

猪嘴就猪嘴吧,何洛还是忍不住将信封放在唇畔轻轻一吻。牛皮纸熟悉的味道钻入鼻子里,仿佛带着北国清冷的气息。

何洛本来想读信之后午睡。然而读到后来,她的面色凝重起来。拉紧帘子,倒下,辗转反侧。又起身刷地拉开,坐在桌前想了半晌。

田馨看到何洛有些惊讶,“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吗?”

“没事儿,来看看你还不成?”扬扬手中的糖炒栗子。

“得了吧!咱们前两天不刚刚一起看了流星雨。”田馨撇嘴,“我又不是你家章远。你有这么想我?”

何洛在外面跑了一上午,灰头土脸,跟着田馨一起冲了澡,回来时冷风一吹,发稍有些发硬。想起章远解释为何夜里没有回电话,她又心疼又惆怅。

“我是不是太小气了?”何洛坐下剥栗子。田馨正聚精会神抹着面膜,哼哼哈哈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章远说,有个女孩子非要认他做哥哥,他没答应。但是那个女孩子每次见面都喊他‘哥’,他不知如何答对。”

“唔、唔、唔……”田馨点着何洛,发出各种古怪的声音。

何洛苦笑,“没错,我是和他说过,让他不要再和那个女生班长起摩擦。那是因为我觉得,他高考之后孤僻了许多,我不希望他把自己封闭起来。我可没有让他答应做人家的什么大哥二哥啊。”

田馨心急,跑到水房洗脸,回来时嘴角额头还有点点绿泥的痕迹,劈头就说:“你傻了?让他和班上女生搞好关系!?这用搞么?没有人缠着他就不错了!哈,现在后悔了?!”

“团结本班同学是应该的,可是,这次,那个女生不是……”

“这也没什么稀奇的,人家看不到他有女朋友,就当作是没有。”田馨说,“平心而论,虽然自大点、有时候话多点,但总体而言,章远是个好同学,长得也,这个,也对得起观众。你忘了郑轻音么……”

“章远拒绝了她啊。”何洛插话。

“章远拒绝她作女朋友,可并没有拒绝她当朋友。”田馨说,“不能大意,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尤其是这样看似单纯的女生,什么都不畏惧。我建议,为防患于未然,做掉她!”

“我相信章远。”何洛低头。

“那你还大老远来和我说这些?”田馨撇嘴,一笑,“你是觉得,每天出现在他身边的,应该是你。虽然不是章远同学主动,但你心中仍然很不舒服吧。”

“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何洛叹气,抱腿坐在床沿,下巴放在膝盖上,“我们只有很多回忆,当他真正需要别人支持关心的时候,我却不在他身边。我心里……很……唉,你说怎么办?我想起他就会心疼,但是我不敢说,我怕他知道了会比我还难过……”

田馨点点头,说:“你这个柔弱的样子,可怜兮兮的,都不像我认识的何洛了。”

“我应该什么样子?”

“坚强、独立,又很有主见。”田馨说,“那时候你说想做外交官,我还说那你不如作吴仪第二。”

“我根本没有什么人生计划……”何洛说,“我只想把手边的事情做好。至于以后,我的未来是……”

“作贤妻良母吧?”田馨大笑,“章远啊章远,就这么扼杀了我国的吴仪第二。”

何洛说:“我都讨厌这样的自己了,犹犹豫豫,前怕狼后怕虎的。遇到和章远有关的事情,我的顾虑就特别多。”

“这就对了。”田馨感慨,“这样才真实,像个恋爱的女孩子,我喜欢这样的你。”

“我也好喜欢你。”何洛笑。

“我可争不过章远。”田馨摇头,“以后让他考你们学校的研究生吧,就能天天在一起了。他肯定没问题的。”

“也是啊,回去我就看看相关专业的招生信息!”何洛点头,“我去信息栏贴广告求考研提纲。”

“哎!那也不用现在就着急走吧。”田馨拉住她,嘿嘿地蹭来蹭去,“帮我个忙吧。”噌地掏出一张纸来,“喏,把这个誊写一遍。”

“什么?”何洛伸手要看。

“哎,保密啊。”田馨忙把手背在身后,“而且,答应我不许笑。”

“保密,我保密!到底是什么啊?”何洛着急。

“当当当!田馨十八年来宝贵的第一次……”还是不放心,跑去把门锁了,“情书……”

“阿——”何洛叫了两声,“为什么要我写?”

“他见过我的字啊,我不好意思啊。你可是我最亲,最信任的人了。”

“谁说的,要爱就大声说出来?”何洛揶揄,“你的勇气呢,你的直白呢?”

“到底写不写?”

“好,好。”何洛说着,拿过来通读一遍,咯咯笑着,“你文采真好,这些这些,我决定背下来。”然后塞-回给田馨,“你有没有诚意?这种事情,就算你伪装笔迹,也不应该让别人代笔吧!”

“那你不早说?”田馨大叫。

“我早说了,你怎么会舍得给我看?”何洛嘻嘻一笑,心情已经大好。

在线阅读网:http://www.czhydz.cn/
高手论坛王中王52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