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诈尸

第二百五十四章 诈尸

夜倾池十分好奇坐回来,如果苏狐跟七国武盟不是正事,他倒想听听公孙佩口中的正事是什么。

“你看你能不能行个方便,把醉光阴手里的纯凰剑给老夫借来抱……观赏几日?”

夜倾池面色无波,后脑狂滴冷汗……

子时已过,皇城西北的富庶宅院里。

不管苏狐还是媚娘都显得特别兴奋。

床榻上,苏狐盘膝而坐,摩拳擦掌。

方桌旁,媚娘则把袖内白绸抽来拽去好几遍,跃跃欲试。

“对了,主公暂时不会来了。”在确定新织白绸无论韧性跟杀伤力都较之前有所提升之后,媚娘方将视线转向苏狐。

苏狐并不觉得意外,“练功练到走火入魔?”

“嗯,还六亲不认,说不定哪日就把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给收了。”媚娘瞪了苏狐一眼,见其耸肩不语,便又道,“蜀忘忧把‘往生卷’的传的沸沸扬扬,眼下大齐皇城混进许多想得到‘往生卷’的江湖帮派,主公觉得现在来还不是时候。”

“一群白痴!”苏狐才不相信起死回生这种事儿。

借生者之躯入死者之魂?

那特么叫传说中的诈尸!

“媚姨,你能不能给我寻件称手的兵器?”苏狐突然想到正事,乞求开口。

媚娘蹙眉,“夜倾池又欺负你了?”

其实自家少主在武院受的那些欺负媚娘都知道,且将此事密传回了圣域,得到的回复只有两个字。

活该。

“不是大粪池,是凤天歌!”苏狐

紧接着解释,“凤天歌约我跟人干架,我不能给她丢脸。”

媚娘反应了一会儿,美眸微凝,“凤大姑娘与人约架找上你?”

“是啊!”苏狐特别自豪点头,“看来本公子在她心里的位置很不一般啊!”

讲真,虽然眼前少年是自家少主,但媚娘还是为凤天歌深深的捏了一把汗。

自家少主没别的,关键时刻拉仇恨的能力特别强……

月华霜,夜正浓。

皇宫延禧殿的厢房里,屈平跟容祁提到了慕容绾绾。

一连几日死缠烂打之后,他几乎可以肯定裴卿认识绾绾,而他不能肯定的是,自己与裴卿的仇恨与绾绾有什么关系。

所以屈平想让容祁派人给楚地江夏的慕容绾绾捎封信,希望她可以告知一二。

如果可以选择,屈平并不希望慕容绾绾知道自己还活着的事实,毕竟他现在活的连个人样儿都没有,又何必让好兄弟看着难受。

“信我已经写完了,你尽快帮我送出去。”屈平将叠好的密笺递向容祁,某人没有反应。

药案对面,容祁习惯性搥腮,视线穿透一切望向虚无。

他就想知道卫子默到底给凤天歌灌了多少迷魂汤,辣么相信他!

“有没有什么药能让人变清醒?”

容祁回神,一本正经看向屈平的时候注意到了被其递过来的那张宣纸,“什么玩意?”

‘呲-’

容祁发誓他真没怎么用力,分明是屈平不肯松手。

你丫分明就是想要看的表情叫我

肿么松手?

说好的密件你背地里看也就得了,当我面看是几个意思?

还能不能有点儿隐私?能不能有点儿秘密!

容祁表示,再矫情不给你捎了啊!

夜尽,天明。

平辽侯府外,君无殇没想到古若尘会来找他。

二人自幼相识,从小就是玩伴,相守十五年早为知己。

在古若尘眼里,君无殇永远一身青衣玉冠,整个人从里到外透着与生俱来的浩然正气,看似冷漠淡然,内里自有乾坤。

在君无殇眼里,古若尘又是那么温润谦雅,清逸出尘,一双眼黑白分明,自那双眼里散出的光芒若春风如细雨,让人见之忘俗。

玄武大街的酒肆里,古若尘要了两壶好酒配几碟小菜,与君无殇浅饮小酌。

“御林军整顿事宜非一日之功,你切莫心急。”

“非我心急,当日北冥渊利用御林军绞杀独孤艳,三千御林军十不存一,事后北冥渊以残次充数,现在的御林军简直不堪入目,我既已封侯接管御林军,就不会放任自流。”古若尘举杯,二人共饮。

古若尘不必多说什么君无殇已经了然,“你过早表明态度就不怕北冥渊不给御林军翻盘的机会吗?”

“我怕像父侯那般悄然蛰伏到最后,连反抗都的机会都没有。”

古若尘说的云淡风轻,但君无殇知道,三千御林军受命绞杀独孤艳一事乃淮阴侯古禹一生之痛。

始作俑者是古云奕,因为御林军副指挥使根本就是古

云奕的人。

当日便是那人与北冥渊联合起来诓骗古禹下令御林军冲进皇宫绞杀叛逆。

且等古禹知晓绞杀的叛逆为独孤艳时,为时已晚。

意识到古若尘想要放手一搏,君无殇抬起酒杯,“但凡我能帮你,义不容辞。”

“多谢。”古若尘举杯同饮,落杯时言归正传,“凤天歌有找你陪她救人?”

君无殇想要隐瞒,因为凤天歌刻意交代过不能告诉古若尘。

“苏狐说的。”古若尘见君无殇犹豫,直接改了语气。

“凤天歌不想你因为她之事费心,她知你现在已经……”

“当日我被冤入狱得凤天歌相助,之前家母灵前亦是她为我出头,如今她有难,我古若尘不知则矣,既然知道定竭尽全力。”古若尘声音虽轻却如发誓言。

君无殇抬起头,试探开口,“你对凤天歌……”

“同窗之情。”古若尘面色未变,然心底微微荡起的细碎涟漪却似点墨于池,再不清明。

君无殇沉默片刻,“并不是凤天歌找我陪她救人,而是我听到她与苏狐对话,主动提出来想要帮她,不为别的,她是一个值得交心交命的朋友。”

连君无殇都能说出这样的话,古若尘便知道,他没有看错人……

第四日午时,卫子显在许云鹤手里的消息终于传到周氏耳朵里。

别苑正厅,周氏看着手里密件,微皱眉,将信将疑。

待她将密件递给罗一问其想法时,罗一摇头认为不真,传到

罗二手里以为真。

罗三罗四没有发表意见,因为他们若与罗一相同必遭罗二痛扁,反之则会遭罗一痛扁。

是以当一二意见不统一时,三四总会保持沉默。

-------------------

今天带孩子看病,回来的晚了只赶出一章,好抱歉~~

在线阅读网:http://www.czhydz.cn/
高手论坛王中王52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