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未命名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活到死

第二百四十七章 活到死

对于某人,凤天歌一向不惯毛病。

此刻正待她想反问容祁,你看到的是鬼还是怎样的时候,屈平说话了。

“卑鄙无耻。”屈平没看容祁也没看凤天歌,就那么边滚药碾边开口。

凤天歌猛的怔住,在说她?

不对,她有两日没回皇宫这中间必是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是很严重的事。

凤天歌不解亦不想贸然发问,便扭头看向容祁。

容祁知道屈平在骂谁,但他不说,“屈先生今日在御医院遇到裴卿了。”

如此,凤天歌恍然。

“阴险小人。”屈平咬牙,手里动作越发用力。

想到之前裴卿为达到目的,先利用穆宸又试图以陷害自己的伎俩引屈平现身,凤天歌就特别感同身受,“的确不是人。”

容祁就静静看着凤天歌不说话,你知道他骂谁就跟着帮腔啊!

“两面三刀,赖皮鼠辈!”屈平紧接着又来两句,想了片刻抬起头,“容世子以为屈某骂的对不对?”

凤天歌相信如果不是裴卿做了很过分的事,像屈平这样沉稳持重不苟言笑的一个人,断不会骂出如此难听的字眼。

而且她深知,别人在你面前骂一个人的时候并不是真想让你了解那个人有多卑劣,他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心里的不满。

感情在什么时候升华?

就是这个时候!

跟屈平一起把裴卿骂到死,定能获得屈平几分好感。

于是凤天歌开始频繁给容祁使眼色,示意他点头。

容祁能点头

“天歌以为屈先生说的极是,容世子也是这样想的。”在某人眼珠子差点儿没飞出去容祁依旧无动于衷之后,凤天歌表示自己来。

“那种人,简直猪狗不如。”屈平冷冷开口。

凤天歌点头,“不如猪狗!”

容祁,“……”

差不多半个时辰,屈平终于词穷。

凤天歌则给屈平倒了杯水润喉,之后拉着容祁走出厢房。

延禧殿外,凤天歌只想问容祁一个问题,白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容祁则很诚实的把裴卿跟屈平在药室见面的情况,包括他们之间的对话一五一十重复一遍。

听罢之后,凤天歌疑惑了。

“所以裴卿恨屈先生是因为……屈先生因替曲灵儿报仇而未赴与他的约定?”院中石台旁边,凤天歌好似发现什么了不得的事连续两次吞咽喉咙,满目震惊。

容祁点头,这么解释没毛病。

凤天歌一瞬间想到白泽,也就是妖月!

裴卿竟也是……

夜很冷,星光幽淡,孤月难明。

皇郊一处极奢华的别苑,周氏就住在那里。

没有刻意隐藏,也不必诸多守卫。

周氏就是有这样的自信,她便孤身于此,七国之内也无一人敢对她动半分心思。

内室,有丫鬟进来送了碗参汤。

“卫子默说了没有?”紫檀镶着玉石的桌面旁边,周氏眼皮微抬,精锐光芒自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瞳流泻出来,令人胆寒。

丫鬟将参汤搁到桌上,退两步恭敬俯身,“回老夫人,没

说。”

周氏点头,“去看看。”

别苑很大,周氏离开主卧后左转,去了后花园里的那间温室。

原本供养花卉的温室只剩下几株陇川秋海棠,海棠花色艳丽,芳香扑鼻。

罗家四兄弟,也就是周氏身边那四个形貌相似的绝顶高手分至左右,周氏行于中间止步。

对面,身形瘦弱的卫子默被牛皮筋绑在一根直立的木桩上,牛皮筋绑的不是很紧,卫子默甚至可以朝前迈一小步。

但是不行。

因为在卫子默身上,整个罩着一团用造刺树的刺尖围成的茧状刺墙。

刺墙外面的形状像茧,里面却是以卫子默的身形缠绕出来的密闭空间,自脖颈至脚踝,莫说卫子默动一下,他只要稍稍低头,下颚就会被刺扎到。

那不是一根刺,而是细细密密无数根刺。

是以卫子默自抓过来到现在近三天,没睡过。

他不能闭眼,哪怕只是打个盹儿下颚都会被扎的鲜血淋漓。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摧残跟制控,周氏曾经用这种方法对付过一个人,那人后来发疯自残,死的很惨。

而那个人不睡的记录是七天。

“说出文俊在哪里,老身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周氏开口,声音冷厉。

卫子默知道周氏来,并未抬眼,“萧文俊与本世子,还有用处。”

明明受制,卫子默却未露出半分恐惧跟无望,他心中所想,全部都是自己的弟弟。

周氏冷笑,“这是第三日,你不急,老身便等着你

!”

周氏果然没有再问,转身离开温室。

直至罗家四兄弟皆退,温室里就只剩下卫子默一人。

他于刺墙中缓慢抬眼,眸色无温。

子显,你一定要没事……

次日,古云奕在查到周氏住处之后,当真携重礼登门造访。

结果如许云鹤所料,周氏连门槛儿都没让他踩一下。

北冥渊愤怒之余,命古云奕重召许云鹤入宫。

且不论他们之间有何密谋,这次召见时容祁刚好从御书房不远的地方经过,认出了许云鹤。

楚卫乃临国,出访算是家常便饭。

当年许云鹤率使臣入楚时曾以切磋为由在太学院武院嚣张过,嚣张的理由是他仅凭一只胳膊就把容祁打的很惨,但随后就被穆宸给打败了。

过往那段辛酸即便是之前提起许云鹤这个人的时候,容祁都没想起来。

毕竟像那种发生在‘容祁’身上的,丢人丢到姥姥家的事儿简直不要太多。

许云鹤还真没资格让他记的那么清楚。

但说跟看是两回事,就是那么惊鸿一瞥,令某世子想起了过往。

四海商盟,二楼。

容祁想到许云鹤,就自然而然想到穆宸。

“听说穆宸已经封侯?”容祁双腿交叠搭着桌面,手里端着茶杯,神情慵懒瞄向温慈。

“回世子,的确。”温慈恭敬道。

容祁点头,脑子里忽然想起当年太学院里有位老教习的预言。

那老教习说穆宸乃相才将风,他朝必定前程无量,顺带着也给站在穆宸身边

的某世子一句预言。

前面说的什么容祁记不清了,只记住最后一句。

必定能活到死……

在线阅读 网:http://www.czhydz.cn/
高手论坛王中王52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