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一百四十章 苏狐泪崩

第一百四十章 苏狐泪崩

是独孤艳!

他只在独孤艳眼中才见过那样平静又充满杀机的目光,如此凌厉又锋芒毕露!

只有独孤艳才有这般睥睨天下的气场!

妖月无意识向前,脚底踩空,整个人扑通跪地,狼狈至极。

凤天歌就这样回眸望着这个男人,曾几何时他们有说有笑,托付过生死。

在目光没有变得悲凉之前,凤天歌转眸,走出青玖门。

“你不是独孤艳……独孤艳早就死了!死在奉天殿死在我手里—”妖月凶狠捶地,怒声咆哮。

他没错,弃我去者皆不可留!

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皇城里突然多了这样一则传言,当初护独孤艳至死方休的烈云十三宗里,有一个叛徒,叫白泽。

在出卖独孤艳跟烈云十三宗之后,白泽改头换面,成了鱼市青玖门的妖月。

只不过传言出来的时候,鱼市已经没有了青玖门。

相比别处,鱼市里更有感兴趣的是青玖门的消失,这让他们想到了当日的南无馆。

时间如流水,它不会因为任何人的任何事而停下脚步。

转眼功夫,苏狐成功熬过作为公孙佩徒弟的最初一个月。

这一个月,苏狐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次死里逃生,有多少次没逃出来。

没逃出来的情况下则是公孙佩在他奄奄一息的时候把他救出来的。

“这么说起来,公孙佩人还不错。”房间里,媚娘看起来心情很好,白色绸缎在她肩头如流水,莹滑如一束月光。

“媚姨

,公孙佩救我充其量是良心发现,人还不错这种结论你是怎么得出来的?”苏狐无比心痛感觉到,自从家里那个老东西认可公孙佩之后,媚娘对公孙佩的态度较之前那真是天壤之别。

媚娘抬头,水色明眸溢出华彩,“他没留下你自生自灭,不是很好么。”

苏狐泪崩。

“对了,主公有来信夸赞公子好眼识。”媚娘收起白绸,言归正传。

苏狐不屑,“这很有可能是反话嘲讽。”

“绝对不是。”媚娘起身走向苏狐,“谁能想到呢,南无馆竟将青玖门活生生逼出鱼市,那青玖门背后站着的可是北冥渊啊!”

“那就说明南无馆背后站着的,是比北冥渊更高明的人。”苏狐耸了耸肩,从床上下来后提起长靴。

“可逍遥王怎么看都不像是更高明的人,否则他也不会被鬼窟罗刹玩到命都没了半条。”媚娘不以为然。

“待到山穷水尽时,必有水落石出日。”苏狐直起身,“媚姨,把那枚大补丸给我。”

“那可是主公留给你保命的东西,你就这么送给凤天歌了?”媚娘有些不舍,但还是拿了出来。

“凤天歌可有意思了!”苏狐接过纯金方盒后,大步走出房间,“替我告诉那老东西,别夸我,老子受不起……”

媚娘默然看着苏狐离开的身影,红唇抿笑。

若主公听到这句话,必然要气到炸毛……

太学院,武院。

凤天歌与穆宸擂台比武的事几乎人

尽皆知,这会儿她来武院,收获的大多是敬佩跟尊崇的目光。

穆宸是谁没人不知道,若换作自己,能不能活着走下擂台都是未知数,更遑论平手。

“天歌,伤口怎么样?”最先走向凤天歌的是古若尘,然后是君无殇,一个丰神俊逸,一个飘逸宁人。

凤天歌最大心愿,就是这两个人能够一直站在她身边。

至于……

“凤天歌,你过来!”

看到苏狐的时候,凤天歌就像看到一个偌大橘子朝自己滚过来,扭头就跑。

然而苏狐轻功远比她印象中快。

“给你看样好东西!”苏狐从身后揽住凤天歌肩膀,力道很轻。

旁侧,古若尘与君无殇深知苏狐性子,便不急着跟他抢,转身回去。

不等凤天歌开口,苏狐已然将纯金方盒里的大补丸拿出来,举到凤天歌面前,“我自己都舍不得吃的东西,送你了。”

芳香味道扑面而至,凤天歌虽不懂医术,但闻味儿就知道不是凡品。

吃,还是不吃?

苏狐送来的玩意能不能吃!

“你是不是动不了?动不了我喂你啦?”听到这句话之后,凤天歌立时接过大补丸塞进嘴里,入口即化,一点点噎人的感觉都没有。

这时,封玄至。

所有人归队之后,封玄分派今日武练重点,四人一组,相互切磋。

这种历练的目的在于增强同组组员的默契,同组成员之间必须十分了解。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所代表的意义都要熟记于

心。

同组协作,最忌我一个眼神,你兵荒马乱。

凤天歌因伤在身,只能坐在旁边观战。

之前武院月考,古若尘第一,苏狐击败君无殇至第二位,君无殇第三,后面的排位凤天歌大致明了。

此刻见苏狐与君无殇切磋,凤天歌暗惊苏狐变化。

武功路数未变但轻功至少提升大半。

被公孙佩天天朝狼窝里塞的苏狐表示,他没办法不提升啊!

这会儿古若尘走过来,坐到凤天歌身边,“之前想去看你,又觉得贸然到镇南侯府有些唐突,所以这补药便留到现在才有机会给你。”

凤天歌见古若尘掏出一个十分精致的方盒,里面同样装着一枚药丸,淡青色的。

“多谢。”凤天歌不好推辞,且在古若尘期待的目光中又不好收起来,索性搁进嘴里,“兵部侍郎这段时间没来武院?”

“哥哥?没来。”古若尘浅淡抿唇。

“那日是之事,你别放在心上。”凤天歌对淮阴侯府旧事多少了解一些,轻声劝慰。

古若尘点头,“我没放在心上,只盼哥哥何时也能不放在心上……我去跟苏狐对两招,免得他太傲。”

古若尘不想让凤天歌看到自己那份伤感,起身离开后君无殇亦过来给凤天歌送药。

凤天歌感激,当场服下……

自武院离开时,凤天歌在十二个须弥座前遇到容祁。

确切说是容祁在这里等了她一会儿。

马车里,凤天歌就想问容祁一个问题,你知道我去

哪儿你就跟来?

容祁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想说穆宸这几日看起来十分诡异,让凤天歌小心。

在线阅读网:http://www.czhydz.cn/
高手论坛王中王522500